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

自由行星同盟不能為了反帝國而將自己改造成魯道夫式的國家。

有些人好像不是那麼理解政黨政治。

兩黨或多黨制用意就在於根本不信任政治操守。摒除天真的道德化,承認黨派有所立場,並且讓執政黨、在野黨彼此進行利益角力。在此爭執不休的狀態中,確保民眾不會被「統治」,不會萬眾一心就是這個制度的設計目的,也是這個制度偉大的地方。

沒有比杜絕「一個聲音」更重要的事。

而信任特定對象的政治操守,希望各黨團結,在野黨有責任要輔助執政黨執政,那是對岸的「一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沒錯,對岸也有在野黨,而且有八個——八個負責鼓掌的民主黨派。

有些對岸支持者會得意洋洋地說民主黨派還有政治協商的權力——他們的民主政黨除了拍手就只有提意見這種程度的功能。

如果不認同作為根基的權力制衡概念,只希望聽到自己想聽的聲音、只希望團結一致、只希望自己喜愛的政黨永恆執政,那就不要以民主自由體制自詡。

除非你要說這是台灣特色民主制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