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青的自吹自擂與自我標榜

覺青這種黨衛軍兼義和團性質的群體完全是在危害整個社會,而在所有荒腔走板的行為中以他們簡單的二元化思考模式尤甚。

你不願舔美,那肯定是要舔共;你不贊成民進黨,那你肯定是國民黨!

像是壞掉的錄音機般,不停地民主!民主!

歷史知識缺乏到幾近於無。(「赤燭」的東西,你歷史要差到像一張白紙才玩的下去)

在所有黨派分野、意識形態之上還有個東西叫做邏輯。

這些人一開口就有個極其類似的調調,用最聰明的語氣說最愚蠢的話,以一種理所當然、不食人間煙火的口吻咄咄逼人,但發現偏頗、片面的話術被揭穿,討論方向不利時便愛以自嘲和被挑釁來裝的受盡委屈似的,「我原本願意好好說話」,嘁。

覺青總是很怪,我不知道他們真的分不清還是刻意混淆,自從民進黨執政後他們總是著力於訴說政府的辛勤,將自己定位為幫助政府免遭攻擊的捍衛者,自稱沒有政黨意識、沒有意識形態,單純想要政府正常運作,讓台灣好。

話說的漂亮,但無條件捍衛「政府」這一空泛的概念有個問題,小粉紅這樣說還說的過去,他們是一黨專政的黨國體制,把黨跟政府連結當然沒問題;台灣是有政黨輪替的,也就是說國民黨之前也執政過,那國民黨的政府你們怎麼就不捍衛了呢?難道國民黨政府就不是政府了?

現在認為監督實則就是在扯後腿,當初國民黨執政時怎麼就記得要監督了?

坦率一點,就坦白說自己意識形態先行嘛,只有支持的黨的政府才是政府,假惺惺什麼呢?

實在討厭國民黨是吧?好,沒關係,誰不討厭國民黨呢,改說說將來,目前各種支持行為——不允許對执政黨與政府的任何批評,顯然就是將黨、國分際模糊,乃至於合一,敢情這是真要讓民進黨永遠執政?台灣明明還有其他黨派對吧?

還是覺青也想要「一黨執政、多黨參政」式的政黨政治?

說到支持行為,覺青另外還有個特點就是愛好拿老外文章背書,到處喜孜孜地翻譯老外文章來當聖旨宣讀。怎麼?老外是不食人間煙火道德純潔無瑕的天使?

老外拿的錢多了去了。

那些獻媚的文章,也真虧覺青讀得下去。

所謂「疑美論」重點壓根不是他們胡扯的統戰伎倆,而是批評那種美其名當盟友,其實說白了是滿心當狗的心態——「你看我們吠的那麼大聲,主人怎麼可能會放棄我們,不要懷疑主人」。所有他人對主人的不敬都令他們感到憤怒,他們就沒想過要當人,要知道只有先是一個人才有可能獲得另一個人的尊重,人對狗從來都是居高臨下的

就算不提國共內戰,後來民國六十七年中美斷交,美國可是貨真價實的拋棄了中華民國。

覺青話裡話外總下意識地與其他人分割,這點在談到戰爭時最是明顯,輕浮、嬉笑,對戰爭只有不著邊際的文藝遐想,這背後代表的是做著迷夢——戰事一起,自然有美軍與他們所瞧不起的國軍去擋子彈。

(反正台灣……僅是覺青移民前的暫居地,成功者去美國;失敗者徒留艷羨與憤懣。)

回歸話題,覺青如今熱衷於斷章取義如下的字句來指責普羅大眾:

民主政治要求,小人物不要把大人物太當回事;然而當所有小人物都認為自己就是大人物時,民主政治就會死亡。

C.S. 路易斯 (鄧軍海 譯)

認為「台灣老百姓現在就是太把自己當一回事」。

滿臉的兇橫。

他們對民眾惡狠狠的嘴臉其實早在太陽花時期已有所展現,只不過那時候他們是「抵抗獨裁暴政的異議者」,多崇高啊。

「沒有政府哪有『你們』」這話可是有名覺青自己說的。不斷頌揚政府;不斷貶低民眾。多少肉麻文章在那:「政府為我們負重前行」、「能有今天都是政府做了對的事」、「政府不但要做事還要帶著拖後腿的人前進」。

哇……瞧瞧這口口聲聲政府、政府的模樣,當初把「政府」這一機構批判的可狠了。

「沒有政黨意識」……?

在對執政者無比感恩的同時,對於一般人充滿了不屑。這到底是哪個平行時空的自由民主?「民主之後殺你全家」的民主嗎?

抗議的時候說我們人民;執政就說他們死老百姓。這些人在平民主義與精英主義間靈活切換,端看屁股坐在哪個位置。

凶相畢露一口一個刁民還標榜是民主理想主義者,你不嫌噁心我都噁心。

老說政府被抹黑,我倒想知道怎麼抹黑的?把他們幹的好事複述一遍嗎?

當然也不是說真的完全不懂他們的邏輯,無非又一個至善論政治[1],只是希望他們帶種點,少點轉嫁責任的壞習慣,更別那麼假道學唱高調,老實說出真實想法:「輸家失去所有;贏家通吃一切」吧。

某方面來說我還比較尊重小粉紅,階級鬥爭,說鬥就鬥,也真的不屑隱藏自己的意圖(雖然小粉紅的歷史比起覺青只會更差不會更好);覺青天天民主社會,卻缺乏諸如社會契約的基本民主概念,一絲都欠奉,吸收了民主最糟糕的部分,痛恨民主真正核心的部分。


附註一:「『至善論政治』這種政治對類似於『權力必加以有效制約』、『權力會趨於腐敗』、『有限政治與有限政府』等說法嗤之以鼻,會把這些說法看成是阻礙『理想社會』建設的絆腳石或『敵對陰謀』而加以堅決清除,這種內在邏輯必使其絕不善罷甘休。」——張銘,《政治價值體系建構:理論、歷史與方法》。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