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集 No.202405

¶ 為什麼要說「XXX說的話不能信」、「XXX說的比較可信」?為什麼要信某個人?這是信不信的問題嗎?又不是羅生門或專業的學術論文,公共事務的公告資料在網路上的原始內容有難找、難以理解到你只能去信某人嗎?這真是荒唐至極。

¶ 連續看到數個文章/影片自誇:「Threads的使用者是網路上智商最高的」。掃過一遍我就大致知道Threads本質是什麼樣的社群。這些標榜為「Threads使用者」的人不過又是一群精神病小團體沉迷於聆聽回音,其口中的「智商高」可以理解為「同溫層純度高」——「每個人都跟我想的一樣,大家智商都好高喔!」

¶ 就已經說幾件事環環相扣相互影響,還硬要說只想針對其中之一來討論,胡扯什麼「跳出思考框架」。

¶ 整部《哥吉拉-1.0》最奇幻、魔幻的劇情不是哥吉拉本身,而是主角就這樣被個美人跟回家,並且任勞任怨同居好幾年。這劇情不應該是日式怪談嗎?

The man who killed Google Search說穿了也不稀奇,Google不過重演了隨處可見的專業經理人追求短期利潤為自己名片鍍金的故事。

¶ 忘了是在哪看到有人在聊「AV女優經濟學」,大意就是AV女優的外表與區域經濟情況呈負相關,女優越漂亮則該地經濟越差,FC2素人與日幣就是典型的例子。不過照這理論,歐美的經濟豈不是好到突破天際?

¶ 我討厭當紅的事物,越多人推薦越膩,但也明白這是一種情緒化的無益情緒。在最近看到《人生十二法則》書摘時我再度湧起了相同的感受與相同的反省。

¶ 《帝國浩劫:美國內戰》讓我最佩服的不是電影本身,而是那些寫該片影評的網誌。這種玩意兒怎麼也能寫出一大篇啊!?

¶ Z-Library居然有「中國區經營團隊」!?這個團隊無庸置疑是群智障,一個盜版網站,還內含共產黨禁書,這些白癡居然成立經營團隊並且一副要做大做強的態勢。推廣宣傳?瘋了吧!?

¶ 蘋果的液壓機廣告「Crush」我沒什麼感觸,倒是有些評論:「恐怖的異質感」、「腦海裡都是那個畫面」、「焦慮症發作 一整天都想吐」,這個世界是不是已經要被不浮誇會死星人佔領了?

¶ 看到推特上某人觀察得出的奇論:「蘇杭江浙菜在台灣的外省人圈子算是典範名門,在中國被認為下品難吃。實在是耐人尋味的現象」江浙菜被認為是下品?嗯,有趣的觀察能力。鑑於他底下不斷強調外省權貴、49難民集團,他的「觀察」大概只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 「沒幾個曹興誠」一個大陸的推主以為曹興誠是良心商人、民主分子、仁人志士。嘖嘖,管中窺豹莫過於此。

¶ 不明白演員就演員,為什麼一定要取個什麼老戲骨、戲瘋子等莫名奇妙的稱呼。

¶ 在所有奇幻小說的設定中,力量晉升體系是最無趣的。

¶ 「理想主義」這是在區塊鏈的接觸中最令我感到厭惡透頂的詞彙。

¶ 哈哈哈。國民黨搞這個「蔡英文八年好棒棒?點亮台灣民進黨八大之最」記者會幹嘛啊?已經在下坡了,國民黨還在加快速度成為戰鎚40K的第二、十一軍團——“They don’t exist.”

¶ 一直都很不喜歡現實/虛幻穿梭或是現在/過去穿插的寫法。與其說不喜歡這種故事結構,應該說多數對此有野心的作者都沒有相應的把控能力。

¶ 《鐵面特警隊》真是經典,劇情編排跟演員演技不論看多少次都讚嘆不已。凱文·史貝西與蓋·皮爾斯的幾幕特寫經典無比。就是《鐵面特警隊》這譯名實在是無法苟同,大陸直譯的《洛城機密》好多了。

¶ 我一直以為程式開發者就算不沉迷技術升級,也應該是抱著積極態度,但事實上卻常聽到諸如「Gemini 1.5 flash 快到幾乎不需要再快了。」此類話從程式開發者口中蹦出。所以在專業圈子裡響應速度其實是有需不需要之分的嗎?

¶ 真有意思。「進步」輿論談論大麻除罪化時消失的「沒有開放就沒有傷害」邏輯在人工生殖法出現後突然又回來了。特地看了一些人的個人頁,這現象完全是典型的「我真的有一頭牛」。

¶ 今天突然體會到採集站的好處。收藏的教學文章原站掛了,本以為從此佚失,沒想到Google後發現有採集站收錄。

¶ 「代表真正民意的政黨未能拿到多數席位讓國家正在被聯手出賣」哈哈哈。沒錯!眾所周知,民意分為選舉的民意以及「真正」的民意,不論選舉結果如何,只有「真正」的民意才是民意。

¶ 臺灣人民共和國是一個由真正的臺灣人所統治的一個國家,一個聲音,一個領袖的真正人民民主共和國。奉勸各位不要妄圖倒反天罡質疑民主的火炬手、臺灣的救主、人民愛戴的領袖、兩千三百萬人共同的小爸爸。

¶ 許多對東南亞語言課程進入校園半強迫要求學生學習的辯護說辭是說歐洲學生也被要求掌握鄰國語言。一個關鍵問題是,學習外語的目的是讓你看到更廣闊的世界,人家鄰國是什麼國家,你的鄰國是什麼國家?

¶ 小道消息隨口一提那很正常,又不是誰都有那麼多美國時間,但既然有意願想知道外國消息(如:加州治安)的實際情況,那為何不直接去找英文來源呢?知道了關鍵字,Goole搜索、Goolel翻譯不就好了嗎?「有興趣的可以去看XXX近期的直播有說」找來找去還是找那些網紅、傳媒或是社論的中文二手消息,而後感嘆:「感謝闢謠,太多假消息了。」感謝什麼啊!?別人說了闢謠你就信?想知道實際情況卻又看懶人包?這麼愛吃別人的反芻物?

¶ 「如果這個法案通過,老百姓就會如何如何」,不管法案內容是什麼,但凡利用該句式來聳人聽聞的全都是混球,一本正經轉發的則是智障。

¶ 不要以為作家、名人吵架就有多麼高級。馬克思反駁伯克對法國大革命的批評的方式是奚落伯克投資失敗財務出問題。

¶ 別人只不過說了低成本優勢,推主就立刻把低成本跟粗製濫造、偷工減料關聯起來,陰陽怪氣對方不懂企業競爭力。推主立稻草人打給粉絲看,粉絲也很配合跟著一起笑。什麼西雅圖的財經與科技推主,網路真是亂七八糟的阿貓阿狗都有粉絲推崇備至。幾乎所有的推主、實況主等KOL底下的留言都這麼可笑。一堆人等著KOL表態,時刻盯著,一旦確定風向就如開閘的瘋狗,拼命上前表達自己與KOL步調是多麼同調。甚至有時候表錯情,KOL說三分,他們說到十分,KOL只能趕快出來拉韁繩。

¶ 發自內心不能理解「推文勿轉傳」是什麼意思。公開場合,敢講就要敢被傳啊,自己都覺得見不得人,那就閉嘴不是?

¶ 大陸的《中文網路正在加速崩塌》文章一事馬上有臺灣人出來撇清:「我覺得正確來說是簡體中文互聯網。」光是這段話我就覺得簡體、繁體處於不同形式,但一樣糟糕的處境。甚至,比起蒙昧的一方,能認識到糟糕處境的那一方還沒那麼藥石罔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