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集 No.202401

¶ 之所以說政治是最為強烈的毒品就是因為Albee那呼之欲出的雙峰居然無法凝聚人心,大家不是探索那深邃的奧秘而是圍繞著個中年老男人比誰最覺醒、最會說漂亮話。絕望啦,對這個連色色都無法拯救的世界絕望啦。

¶ 今天才聽聞Death of Hope被GW下禁令。殘念。無論從美術風格還是劇情時間點我都更喜歡這部。從大遠征的光明轉入泰拉圍城的黑暗,荷魯斯方當中的裹挾與清洗,以及帝皇方應對時的錯愕與憤怒,這中間的晦暗不明有股迷幻的美感。不過我也相當喜歡Astartes Project在最後一幕帶出的貝克辛斯基的味道。

¶ 在《黑袍糾察隊》看到詹森·艾克爾斯,看著看著,在某一秒突然驚覺他的《超自然檔案》我追了15年,而且如今已經完結4年了。很微妙的感受。

¶ 《龍族前傳》好像可以啊,而且不是那種「至少比《力量之戒》好」的還可以。

¶ 《淡藍之眸》刻劃的風格真不錯。比起推理,更享受那如霧般瀰漫的濃烈虛無所帶來的晦暗。

¶ 看完Jordan Peterson與Sam Harris那場辯論……是知識從大腦皮層順滑經過不留痕跡的感覺呢。只知道個大概——J.P.認為應該體會教義典故真正的涵義,找到道德道標,行著善的路;S.H.認為教義背後存在某種宗旨不過是藉口,經書上明文記載的「字面意義的教義」才被多數教徒遵從,而那些文字對現代來說充斥野蠻暴力。這樣的爭論其實已經有過結果,穆爾太齊賴派主張理性解經,最終作為異端式微。

¶ 「『目的性』往往是刻板偏見最直接的具象化體現——例如昨天發布的文章事實上是一次社會實驗,目的是測試刻板偏見的運行規則。」這種白癡文字的後面不管接什麼都沒必要看下去,如果還繼續遂他所願接著閱讀,那麼不是閒就是賤。

¶ 為什麼女人可以名目張膽說要強姦她的「小哥哥」,卻又指責男人關注黃推、肉推。費解。

¶ 《最後的決鬥》、《拿破崙》這兩部都是同樣問題。將電影中的史實成分徹底讓位給意識型態載體的身分。不知是欠缺,抑或是不在意,雷利·史考特如今包裝意識型態的能力著實貧乏。尤其目前大眾已經越發厭倦諸如ESG指標等強加給社會的政治字眼,使得雷利·史考特的敘事缺陷就更為顯眼。他想諷刺,但諷刺程度甚至比不上Napoleon and Josephine: A Love Story裡拿破崙帶著法軍在義大利土地上大吼「Liberté!égalité!fraternité!」。

¶ 有個人說了些前言不搭後語的怪話,點進個人介紹赫然寫著「ISFP」……啊,這種自己的理論——會把MBTI人格放在簡介自我標榜的多半是呆子——被佐證的感覺真愉悅。

¶ 看施打青春阻斷劑的進步影片,感覺那些家庭是由彼得潘症候群的孩子與愛好侏儒寵物的家長所組成的。

¶ 對某部分人而言,他們的大腦就像是安裝了虛擬機器,每一個虛擬機器裡面都裝有一個理論,可以將無數個彼此矛盾的理論共存在同一個大腦裡面。

¶ 「第一次民主陣營的勝利」、「民主跟威權之間,台灣人民選擇了民主」用揚-威爾納·穆勒在《解讀民粹主義》的話說便是:「政治學家認為一個完全一致而單一的『民眾意志』是一種幻想;民粹主義者則假裝有這樣的意志。民粹主義者主張其他所有政見的支持者都是敵對勢力的代理人,都在出賣人民的利益、背叛人民的信任,只有他們的支持者才是真正的人民,因此他們是人民唯一的合法代表。問題從來不會是民粹主義者代表人民意志的能力不夠好;相反地,永遠是制度產生了錯誤的結果。」

¶ 國民政府1949年從大陸到台灣;現在2024年從台灣到只剩台灣東海岸跟金門,嘖嘖。

¶ 家長是保守還是開放不取決思想,而是取決於需不需要善後。有保姆或乾脆放羊吃草的家長自然可以成為開放、開明的家長,對著滿地滿身的狼籍笑容以對。

¶ HBO對《真探 第四季》想擺脫二、三季的低迷,達到第一季收視高度的宣傳是「女性視角」?不論第四季最終是好是壞,這種宣傳爛透了。

¶ 「新型電子遊戲:筆記軟體或博客程序」總結下來其實就是大陸那句「差生文具多」,我也同意,筆記寫得五顏六色,拿到成績單時的臉色也五顏六色。至於部落格我心態倒是很明確,從一開始就是玩具兼垃圾場而已。

¶ 看那些職業寫手流竄在各討論串將議題解構,寫就一篇篇翻案文章,其實還是佩服啦,字真多。

¶ 《終結與死亡》(The End and the Death by Dan Abnett)這書是什麼情況?翻譯庭各自截一小段來翻譯?好妙。

¶ 「Twitter 的官方人員正在試圖透過 DDoS 攻擊開源專案來阻止開源社群繼續維護 Twitter 的第三方用戶端」。說這句話的人唯一給出的證據是「RSSHub 和 Nitter 的實例都有報告正在受到持續了幾天的 DDoS 攻擊」。好,我知道有DDoS攻擊,但對Twitter官方的指控又是從何而來?輕率地指控,留言也輕率地義憤填膺。他到底是給了什麼證據能讓人做出「X 太離譜了」的結論?靠「資本的壞不用證據」?“Let every feeble rumor shake your hearts.”(William Shakespeare, Coriolanus)真是對這輕易煽動起來的環境感到厭煩。

¶ 照著影片幫家人的iPhone 7 Plus換電池換失敗了。大概是拆裝排線時折到吧。總之,由於之前一直說要幫她換新手機,導致她現在很懷疑我是不是故意弄壞的。這樣害我有點猶豫要不要順勢承認來挽回在修理電器上的男性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