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缺了點什麼:《雄獅:森林之子》

自從阿巴頓發出「原體的時代結束了」的怒吼,原體們就蠢蠢欲動要來揍這個好侄子了。

The Lion: Son Of The Forest看的是飽受讚譽的「看岳聞淵」譯本。沒看過其他Up主的翻譯所以不知道相對如何,不過此譯本確實是行文流暢,沒有生硬拗口的地方。

萊恩·艾爾莊森性格的轉折對我而言似乎有些突兀,不知道是不是中間還有什麼銜接劇情,畢竟《戰鎚40K》小說實在族繁不及備載,總有一本……好幾本沒看過。從孤高不懂人心的亞瑟王騎士王蛻變為堅毅又包容的老騎士。在卡利班森林迷路的時光(背景音樂:《孤独な巡礼》)影響有這麼大嗎?另一個原體佩圖拉博被時間射線射中後直接從彆扭怪變成更年期的彆扭怪。

(看完佩圖拉博的原體列傳:《奧林匹亞之鎚》,感覺鋼鐵勇士上下都有股彆扭的自我毀滅傾向。一邊是道路,一邊是懸崖,他們會被自己驅動著去跳懸崖。)

還是說雄獅中間其實是去打了場聖杯戰爭?哈哈。不過以雄獅在《原體列傳:萊恩·艾爾莊森》時的個性,就算參加聖杯戰爭,他殺光所有御主跟從者的機率要遠大於說出「我不該成為王」。就不擇手段與到處都是小秘密來說雄獅跟衛宮切嗣說不定相性不錯。

不太清楚他開始責備自己是什麼時候的事,僅從這部而言是一回復記憶很快就進入愧疚模式。他記憶裡的上一個時間點應該還在追著盧瑟猛砍、一劍一個兒子不是?現在對待自己的兒子們也不再是一拳飛頭,對凡人更是格外照料,整個人都基里曼化了。

撇開性格變化的問題,劇情作為原體歸來的開局還不錯。萊恩·艾爾莊森以更加成熟的個性回到黑暗的宇宙,還覺醒了具現化心象風景的固有結界亞空間特性。

話說回歸到雄獅身邊的暗黑天使也有三個人以上了,是不是該開始小團體跟小祕密了?先建十來個修會讓他們彼此嵌套,然後在成員之間再埋藏三到四個互相監督的秘密隱修會。(參考《萊恩‧艾爾莊森:第一軍之主》)

總之,是個好故事,但感覺缺了什麼,缺了當初被吸引進戰鎚40K的某種東西。不光是這本小說,戰鎚40K有個深層的東西正在消失,就像是萊恩·艾爾莊森的轉變般,整個系列也在轉變。

Warhammer 40K
歌德美術風格中蘊藏的華麗又腐敗的味道而今越來越淡了。
作者:John Blanche

戰鎚40K還是一樣的從頭戰到尾……就是少了什麼。好比說《異形》的太空騎師,明明是一樣的故事、一樣的場景、一樣的導演,然而從H·R·吉格爾(H. R. Giger)的畫到《異形》再到《普羅米修斯》,某樣迷人的元素卻是不斷遞減。

Space Jockey
異樣、黑暗
作者:H·R·吉格爾

這個轉變應該早在原鑄星際戰士推出時就已經階段性完成了。基本上我還是偏好更之前的Grimdark,即便那時帝皇還是一副印地安人的造型,出生也是全人類薩滿集體自殺轉生而來,不像現在的永生者設定完備;咒縛軍團才剛有一點初始設定。哪怕舊版有種種不足,都還記得當初個人閱讀的第一本戰役書以及第一本《戰鎚40K》小說:Grey Knights(by Ben Counter)描繪的泰拉高領主議會、行商浪人、星語者、審判庭、「叛徒」和犧牲,眾多劇情元素加之風格強烈的插畫彼此揉雜所給予的魅力。字裡行間那種說不上來,奠基於歌德風、太空歌劇,與如今有著微妙差異的另一種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