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會很有趣:《印第安納瓊斯:命運輪盤》、《流浪地球》

來個分歧線。

《印第安納瓊斯:命運輪盤》

如果海倫娜把印第安納·瓊斯跟那幫殺手一起反鎖在亨特學院儲藏室並且與他對視的那瞬間——

砰!

印第安納·瓊斯
就在這瞬間

這就是神作的瞬間。海倫娜明知追她的那群人殺人不眨眼,並且不確定對方有沒有認出或是認可瓊斯教授的價值,就把她的教父——印第安納·瓊斯一個老頭子跟殺手們關在一起,那麼她迎來教父被槍殺的結局也是理所應當的。

很多本應有趣的情節就毀在反派過於心慈手軟上面。

《流浪地球》

「法國事實上存在兩個『恐怖時代』……一個只持續了數月,一個則持續了千年以上。一個使千餘人死亡,一個則使一億人喪生。可是我們只是對那個小規模的、短暫的恐怖時代感到恐懼。然而,刀斧在一瞬間帶來的死亡,能夠比得上飢餓、冷酷的侮辱、殘忍和悲痛的慢性屠殺嗎?閃電在一瞬間帶來的死亡,能夠比得上炮烙之刑的慢性屠殺嗎?短暫的恐怖時代所填裝的棺材,只要城市裏的一塊墓地就能容納下了,卻有人不斷告訴我們要爲之戰慄和哀鳴。」

馬克吐溫

「滿天烏雲密布了一千五百年。過了十五個世紀之後,烏雲散了,而您卻要加罪於雷霆。」

雨果《悲慘世界》

靈感來自雨果跟馬克吐溫對於法國大革命的閃電雷霆說。可以給《流浪地球》兩個選擇:一是飽經艱苦的逃亡來遠離太陽系,人們不斷在漫長的烏雲壓迫下倒斃;二是裝上《撕裂地平線》(Event Horizon)裡面那臺亞空間人造黑洞引擎讓地球進入通道逃離太陽系,一下子就能擺脫令人痛苦的困境。

人造黑洞引擎
人類的救星,地球的救主

來時的路滿是血與淚,撥開荊棘,未來的路既陡又長。是繼續苦熬在漫漫長路上用盡力氣一點一點改變呢,還是賭一把相信有能扭轉苦難的遽變捷徑。感覺會很有趣。

只要透過那臺引擎撕開現實的缺口,籠罩在全地球人頭上的悲慘不就被「閃電」一同撕開了嗎?再沒有逃亡再沒有犧牲。至於引擎所通往的「冥」。哎呀,為什麼要責備擊潰陰霾的雷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