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龐克中的企業巨頭

Google、Facebook等巨擘既然具有壟斷地位,那麼就不能把掐斷言論單純地論斷為平台政策,从而拒絕討論是否戕害言論自由。

入口網站、社群網站,甚至短網址已經自方便在網路擷取資訊的工具身份易位,反客為主成了網路的閘口,架空人們將之與網路隔離。

我不認同「自由言論就是自由言論」的完全自由論調,往極端了說,霸凌乃至於那些獵奇的東西確實可怖;但我也認為如今的善意已經過了頭。

這些好心人以他們諸如「弱者即正確」的善意不斷進行思想防疫——隔離、淨化,無比良善,其實只是在分割並且極化社會。

只要目的高潔便可不計手段這種殉教者使命感是最可怕的,嚇人的可怕。

點讚是個好東西,方便人們沉默的表達,在無時無刻都需去考慮是否傷害他人敏感感情的環境逼迫下,權衡之後擇取意見領袖點讚是最安全的方式。

誰都有過看著言論下方居然有不合心意的「讚」、「倒讚」,於是頓時心頭火起的經驗。

一般人會選擇容忍,但好心人們不同,他們會發現點讚這種表達同樣也會傷到某人,於是到了最後就連點讚也會被取締。

聲音減少、集中,而後被操控。

我們就這樣鑄造出達摩克里斯之劍,並開心地交給他人持有。

網路平台巨頭們藉著善意這樣曖昧又模糊的概念,以承擔社會責任為名,擁有權能、使用權能,滲進生活的方方面面,以企業規章宰制群眾且不被限制,同時又以企業身份逃避實際責任。

鐵拳沒砸到身上都不會知道痛,往往都是一方憤恨痛訴,一方撫掌譏笑,之後角色互調往復循環,彼此越發仇視,養成弔詭的舉報文化,僅僅爭論著「公平」,卻忽視了鐵拳存在的合理與否。

膨脹至此就別裝謙卑的社會公器那套了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