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國家的有用的白癡

在此之前我向來認為聰明人都有類似的共識,而蠢人則各有各的丑態,實際接觸後方知是天大的誤解。

我是三流野雞大學畢業的,所以一直對高學歷者有份近似憧憬的感情,日常中有幸接觸一些自臺清交、政大、師大畢業的人,我注意到當中一些人獨立性極高,若講難聽一點就是精緻利己主義者;但也有些人則對集體行為抱有奇妙的熱情。

讀那麼多的書,卻錯把政府當成「我們」。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學歷給了他們在山巔俯視的自信,有人說他們書讀太多,讀到腦子壞了,但平心而論,不學無術卻也腦子壞了的同樣大有人在。

你也配姓趙?

他們有一股盲目的熱忱。

為了一個短期事件,願意擴大政府永久的權力。

因為偏好的政府的權力受到與之相對的權力制衡,於是主動鼓吹削弱所有制衡的力量,並認為民眾不該詢問、不該判斷。

目睹政府的內控力量卻歡欣鼓舞,相信所有問題都可以也都應靠政府力量解決,包含所有的想法與聲音。

討他們歡心的,他們願意供養它,直至成就利維坦;受他們厭棄的,他們持續仇視它,直至完全消滅。

在以尊重專業為名要求民眾要服從現任政府的專家專業決定的同時又否定前任政府的專家專業決定,一切其實只取決他們輕浮的喜好,只要受他們所喜,他人對其的哪怕是一點合理質詢,都是那麼那麼不合理、那麼該死的刺耳。

「你們為什麼不知感恩」

「政府需要我們的支持」就讓他們激動的難以自已。

他們的思考邏輯僅滿足於敵我識別功能,熱衷辨識出所有妨礙善良政府的敵人,進而像條瘋狗去凶狠地撕咬。

沒有善良政府,政府就是政府,而所有人都在政府的權力威脅之下。

他們授予權力就像灑著糖果擺闊的孩子,直到手中空空如也,才哭哭啼啼地說:「怎麼會這樣」、「不該是這樣」、「誰知道會這樣」。

而在需要付出實際責任之前,他們永遠是以一副紆尊降貴的姿態重複談論著自己的付出。

政府!政府!政府!壯大一個永恆正義永恆執政帶來永恆幸福的大政府!

都說資本家願意賣出吊死自己的繩子,那麼這些人就是願意親自搓揉、製造出吊死自己的繩子。

身為自由世界的公民,這種擁護政府的民主國家作派,既看不懂也看不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