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自覺的韭菜

大陸嘲笑的那些自干五或是說精神趙家人,這類擁有相同「精趙」邏輯的人士在台灣也為數可觀。他們對政府始終抱有最深切、最深切的同情。

有人覺得老百姓跟老百姓彼此才是一國;有人則是對政府的共情程度比較高。而「精趙」這類人與政府的共情程度相當高,高到凡事都體諒政府;高到跟政府不同調在他們看來完全是樁咄咄怪事。

如果政府的職能被民間人士或機構所取代,他們在意的不是為何擁有龐大資源的政府為何輕易被取代,他們更加在意的是——政府的權力被侵犯

這些人甚至不在乎自己的權利,而是一心維護政府的權力。

獨立思考不是說只反對特定政黨勢力,遇到偏好的政黨就立刻轉為全身心的投入去維持體制,獨立思考不是這樣搞的。

或許政府在他們眼中是一種道德化的象徵?政府這種機構組織就是個自帶黑墨的染缸,誰來都一樣,即便全部替換亦如是,要是認為某些人組成的政府肯定不同,所以必須要擁戴而非監督,那這完全是幼稚病

腦子清醒一點。

別像小粉紅被洗腦到以為政府真的代表人民利益,別說什麼:「平時討厭資本家,怎麼現在資本家違逆政府你們就不討厭了」,不要只會二元思考模式。

一般人能在巨鯨底下獲益只是因為恰逢其會,恰巧而已,現在能利益相符,往後也能利益相悖。

神仙打架,凡人照顧好自己就好,若是認為哪邊是自己人…

你哪裡配姓趙!

《阿Q正傳》——魯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