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00006

銅鑼灣刺警案、肛拭子。

銅鑼灣刺警案

大陸說是因為香港的資本主義所以讓其了無生趣;香港則是說是因為大陸的共產主義讓其了無生趣。

這部分不予置評。

重點在於事發之後,很多人熱淚盈眶、慷慨激昂地讚美、肯定,並隱約鼓動香港人去謀劃更進一步的激烈暴力行動,我個人感覺畫面中的嘴臉實在眼熟。

當我看到小粉紅吵著要把資本家掛路燈,要再鬧一次文革時,我會在螢幕的反射中看到一模一樣的嘴臉:「樂於見到他們把他們自己的世界點燃」

抱著的就是一個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心態。

肛拭子

不知為何舊聞復又重提,反正就是有人說不喜歡結果就觸發小粉紅敏感又纖細的反應神經。

肛拭子=共產黨政策,意即,反對肛拭子=反對共產黨。

這莫名其妙的等式一建立就很難好好溝通了。(連已經取消的政策都支持,小粉紅未免也太過忠貞。)

一件技術有沒有效與該技術施加在人身上會不會有心理牴觸,這兩件事並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這兩件事可以並列的。

別人就是覺得肛門被異物侵入有違人性尊嚴嘛,尊嚴這東西本來就很主觀。肛拭子支持者一直講!一直講!「不覺得有關尊嚴」、「不要污名化」。問題是,主觀感受干卿底事

這就像過去其他地區的人驚詫大陸公廁沒有隔間,部分大陸人反而更為驚詫地認為誰不拉屎,有什麼好遮的。

又或是說一般人被判處全裸遊街示眾,基本上都是天崩地裂,但有些人認為他的肉體沒什麼不能見人的,「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雞雞」,他不覺得曝露有何羞恥自然不涉及到尊嚴。

何況肛拭子不是沒有替代方案,更不是沒有學者反對其有效性與必要性,不要怪我又提到小粉紅,因為若非是意識型態之故,我很難理解為什麼支持者會如此堅持,堅持到以「你他媽就一個選擇」這樣一個流氓惡棍的態度去否定他人感受。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