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淨的公視

不義之所以不義是因為那是國民黨做的,換個黨那就是正義,就像農民造反不是反地主,而是要自己當地主。

公視法被修真的不值得驚訝,真正驚訝的是居然那麼多人哀嘆「最後的淨土」、「人民的電視台」、「中立電視台」沒了。

醒醒啊!你們在說什麼?

早在2017台獨人士就炫耀公視是他們的喉舌,這些訝然的聲音消息未免也太不靈通。

咱台獨現在有三個電視台,民視、公視、華視。

郭倍宏——維基百科

而且就算不知道郭倍宏的言論,公視的戲劇乃至於用詞明顯有所傾向,要是僅因為公視派個擠眉弄眼的記者在YouTube上做節目故作風趣地玩弄文字遊戲,於是便相信了「中立立場」,那只能說是令人啞然的天真。

如今圖窮匕現,公視法修一修也是好事,否則公視明明有意識形態輸出,但支持者只會像壞掉的錄音機:「你不懂公視的運作,公視指的是公共電視台就是全民的電視台」,他們難道都沒發覺說的話有多空泛嗎?獨裁國家也愛說自己是人民、民主啊。

明明被討好,心中樂的要命卻依舊認為對方中立,一個中立的聲音會如此契合你的想法?要是認為自己的想法全然是中立的,那真的已經到噁心的程度了,被取悅,高興高興就得了,怎麼還當真了。

臉書、噗浪看了一圈,有的說提升效率;有的說你以為民進黨是國民黨嗎;再有的是說太平洋沒加蓋;至於其他用廢話兜圈子的就懶得多看了。

整體來說……很像共產黨統治初期,面對共產黨翻臉不認人,推出共產黨版的新聞檢查和學校教官(共產黨當年說的也是要國民黨教官退出校園,隨後不但塞了共產黨的教官,還在校園組織起民兵),大眾已經開始有異議的時候,那些民主派人士仍舊不以為然地認為應該給予好的政黨無限授權,身為有理想的政黨,共產黨一定不一樣。


那時一票又一票先前四處說共產黨多麼好的知識份子們後來拍拍屁股就飛去美國,甚至恬不知恥,還有臉輕飄飄地說:「我怎麼知道毛澤東是這種人,我以為他們很有理想」,知識份子一以為,老百姓就倒大霉。

什麼叫「我只是發表意見,誰知道政府就這樣垮台」。

中共做的最正確的事就是讓知識份子負起責任,求仁得仁,只可惜還是有人跑掉。

鮮英不吝家產,仗義疏財將經營實業的相當一部分所得都投入到了「民主之家」的招待應酬上。中共方面的人、國民黨左派、地方軍政要員、社會賢達人士,經常匯聚一堂,共商國是。

……

1966年8月,北京紅衛兵發出《最後通牒》,限令各民主黨派在72小時之內自行解散並登報聲明。之後大批民主黨派領袖和成員受到嚴重衝擊,鮮英也沒能倖免於難。抄家、遊街、批鬥接踵而至,當時鮮英夫婦已是風燭殘年,連睡覺的床都差點被紅衛兵抬走。

鮮英——百度百科

台灣的藝文界就像中華民國還在大陸時期的民主聯盟,他們什麼下場大家都知道了,現在就想知道藝文界會是怎樣的下場

我不否認他們中有聰明人,但聰明人一旦有信仰就非常令人作噁,因為他們會堅信自己的才智,並濫用才智矇蔽大眾。

就像他們利用《我們與惡的距離》模糊焦點,惡意偷渡了特定觀點,偏頗、刻意,完全不切實際,徹頭徹尾的文藝幻想產物,文青式台詞、文青式演技。

除開可笑的劇情,這些被培養出來的文青們還很鍾愛演員的豐沛情緒。看到該人在那自我陶醉的「癲狂」演技就完全不想再接觸下去,還反應什麼影評……肉麻的令人尷尬。

別誤會,我並不反對透過文藝作品輸出意識形態,因為每部作品都有其想闡述的思想存在,但你不要假裝你沒有,更不要用這麼拙劣的手法包裝。

「不要看不懂就說不喜歡」——不要預設只要能看懂便一定會喜歡的莫名奇妙的心態,以及這有什麼看不懂的?難道對愛好者而言這是很有深度到會看不懂的東西?那我就要反過來質疑愛好者究竟是因為接受其中的價值觀,抑或是單純崇拜「深度」。

針對的就是文青,不然說說能被這種顛三倒四的劇情感動的,不叫文青叫什麼?

還有,少來好感動、好感動的情緒反應,通常輕易脫口說出感動的人對於實質上的人事物反倒會展露出毫不猶豫的冷漠和殘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