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軍:「更多的阿斯塔特,更多的背叛!」

人類?超人類?抑或是以人類為基底製作出的生物武器?

禁軍看到CSM:「你們這些叛徒!」
禁軍看到SM:「你們這些尚未叛變的叛徒!」
禁軍看到PSM:「更多的阿斯塔特,更多的背叛!」

達奇這期的黃銅之龍(Brazen Drakes)戰團果不其然跟當初該戰團甫一登場(Consequences by Andy Clark)一樣,引起廣泛的吐槽。

禁軍敬重寂靜修女、認可艦隊船員,唯獨阿斯塔特不在「帝皇忠僕」之列。禁軍的態度其實不光是厭惡阿斯塔特注重同袍情誼勝過對帝皇的忠誠(荷魯斯之亂擴大的成因之一),更牽涉到了阿斯塔特一直以來的問題,即阿斯塔特乃至於原體對於人類、對於人類帝國、對於帝皇是何定位。

需不需要去尊敬一件工具、一件工具發揮作用算不算功勞、容忍工具隱患的極限在哪,以及如何處置同產線上被證明有瑕疵的工具。有一個型號的槍枝,它的膛炸率是50%,那麼這算是一把合格的武器嗎?

所以我倒是覺得蠻有趣的,苛刻的話語底下是「人類」與「工具」的分野。

另外,我對部分「過度」以正常價值觀要求人物應當理性、平和溝通的讀者有幾分玩味。他們究竟是期待在一個「NO MERCY NO RESPITE」、「KILL THEM ALL」的Grimdark世界中看到怎樣的故事。極端地說,在《血十字》(Crossed)找真善美?

討論區針對禁軍的看法

除了認為禁軍盾衛連長處理方式過於粗糙外,還有兩類主要意見:

1)禁軍的權力位階

禁軍似乎在討論中常被認為居於原體之下,略高於阿斯塔特,然而從《荷魯斯之亂系列》(Horus Heresy)、《泰拉圍城系列》(The Horus Heresy: Siege of Terra)及《王座守望者系列》(Watchers of the Throne)等諸多小說就能看出此觀點有很大問題。

最顯而易見的地方是《人類之主》(The Master of Mankind)中帝皇在禁軍與學者面前一貫以實驗編號稱呼原體;原體地位由帝皇兒子身分所保證一說更是由帝皇否認:「這些生物從來不是我的兒子」——Aaron Dembski-Bowden。人類之主(The Master of Mankind)(察見淵譯)。

2)柿子挑軟的捏

討論中很多人嘲笑的針對點是認為禁軍欺軟怕硬。要是對象換成原體或初創團就如何如何。

與前一點同樣,諸小說裡都有表達出禁軍沒有欺軟怕硬這回事,自禁軍統領瓦爾多以降,禁軍磨刀霍霍就等命令再來一次「亞拉拉特山」(肅清雷霆戰士)。


另,就我以前得到的資訊,靈能並不被帝皇認為是優點,而是人類必須終有一日必須克服的惡疾;最近看討論好像改成帝皇希望的人類未來就是靈能飛升。無論何者我都不確定記憶/消息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