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中一切免責的特權:社會實驗

幣圈所謂的治理就是一切商業決策都可以被冠上該死的「社會實驗」之名。

基於錯誤理由的投票與錯誤的投票結果一樣令人難以忍受。商業活動、民主票決及原始部落的行事邏輯,混雜在一起就是Cosmos的治理。

“Everstake believes that the inflation rate shouldn’t be halved abruptly. Instead, we must make sure that there is a source to cover the APR gap at least partially (like inflows from #Interchain Security, fee market, or #MEV), and take down the inflation one step at a time. Network security must remain a priority.”

https://twitter.com/everstake_pool/status/1722979063797579832

驗證人反對一次將通脹直接減半,而是應該計算並減少策略調整造成的缺口,以漸進式一步步降低通脹。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意見。

商業協商本來就是妥協各方利益。驗證人也沒把話說死,它表達了自己的利益所在,收入調整、安全問題、通膨改變的節奏,全都留有討論空間。這些問題不是單一驗證人的問題,而是一群驗證人跟質押者。除此之外,有些驗證人則是認為將此議案與先前其他議案聯繫思考後有利益輸送的嫌疑。

無論如何,這明明是要討論的議題,結果卻在搞劃分立場,批鬥誰站隊反對降低通膨:

「這裡有staking的趕緊轉走,這種節點commission高且反對降低通膨,這種逼就是該往死裡鬥」

哪怕不考慮驗證人的意見,更改通脹這樣的重大事項,一個正經計畫接下來應該是討論通脹為什麼是這個數字?怎麼執行?怎麼預估成效?怎麼評估影響?有沒有、要不要彌補缺口?降是怎麼降?怎麼排時間表?不如預期的預備方案是什麼?控制風險後才做出決策。

「降低通脹的必要性無需贅述」只講大方向的空話是什麼意思?

就連議案的官方討論串底下也只有零碎討論,極難得有完整的文章,點閱、回應數也少之又少。絕大部分是腦袋簡單的二分法。異議一概打為貪婪、賄賂,不想溝通只想定義「大多數」,用鬥的來蠻幹。

每次議案都是令人生厭的相同論調,總是輸出對立情緒,彷彿腦子只會以同一個敘事模板來套用任何問題,將問題簡化為多數好人對抗少數壞人。

像這次就是:

「社區與散戶投yes. 資本投no.」

但事實上除了影響的驗證人廣泛外,反對陣營並不只有他們口中貪婪的邪惡資本、壞驗證人,同樣也包含了認為光是更改通脹只是在玩數字遊戲,根本沒有讓幣產生實際效用的一批散戶。

“This is not an improvement proposal. We are not adding any real utility here just reducing sell pressure. I don’t know how you and all Yes voters are considering it as a “Utility” proposal. Suddenly making such a big change in predefined emission rate doesn’t make sense.”

https://twitter.com/InvestingInWeb3/status/1723890048070742446

至於Zaki及其支持者鼓動的說法:NO就是支持Joe;YES就是支持Zaki。把事情形容成在創辦人間擇一跟隨更是無法忍受的愚蠢。Jae Kwon天天深層政府、蜥蜴人,有什麼好站隊的?

更愚蠢的是什麼?是當投資人繼續詢問議題的未來規劃的時候,主導人Zaki告訴社群這場已經正式開始的投票只是「temperature check」。提案之前早已想好規避責任。

商業,卻沒有應有的數據分析環節;民主,又把不妥協、不協商、不考量叫做有執行力。從上到下對報表充滿了莫名奇妙的抗拒,ICF甚至以在瑞士註冊為由拒絕提供財務報表。毫無專業,唯一會的語言是鬥爭。幾乎所有議題既不商業,也不民主,只剩下原始部落短視近利、好鬥成性和贏家通吃的固有思維在作祟。


這還僅是Cosmos系一般而言的情況,$JUNO則是其中之最,更加令人作嘔的硬搶,其所謂民主實驗-鏈上治理不過是提供愚昧的人展現愚昧的舞台。

避免大戶/鯨魚出售幣造成賣壓,所以官方提出議案沒收鯨魚的資產,並同時毫無證據地指控鯨魚是邪惡的、是骯髒的。提議通過了,多數人想在區塊鏈上實現共產主義,打土豪、分田產,而之後的幣價就是結果。

個人私產居然能在鏈上被投票沒收,參與沒收的人還自認這是在建設加密貨幣——以尊重個人財產為主旨發展的技術。

在$JUNO剝奪他人財產的議案中他們絞盡那小小的腦袋找遍事端狂呼沒收大戶的資產。他人支配私有財產,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售賣行為居然成了他們的「為了鏈好」的藉口,將搶劫佯稱為區塊鏈建設。

既希望大戶注入資金,又不希望大戶獲取利潤,所以大戶是來做慈善的?單就功利方面來說,殺創投資金、殺鯨魚,把當前投資者的錢沒收,把潛在投資者嚇跑,這是想幹什麼?靠散戶支撐億萬美金的市值?

要說「社區的聲音」有什麼思考?哈!享受當紅衛兵仇富的快感而已。

大陸人是真的相信中國大陸迄今的成就都歸功於共產主義,因此只要遇到問題他們都更傾向於依賴共產主義解決。

當你發現原來你是在跟紅衛兵一起投資,這真是相當絕望的場景。

「又是聖母婊中立,裝清高,物權不能凌駕於國家,國家要發展也不能被資本綁架」

「聽說了,有個鯨魚一直挖起來賣, 但沒收了不就好了嗎」

「理想主義者不會永遠失敗」

「JUNO幹掉了巨鯨,每天的巨額拋壓沒了,準備飛起了」

「這是一場充滿先鋒意味的社會實踐。共產主義可能透過這樣的路徑在產生」

「如果殺不了鯨,那就意味著區塊鏈民主實驗的失敗」

「你們廉價的道德感正在被人利用,你們自以為保護了私有財產,而事實是你們損害了絕大部分散戶的私有財產,一個人擁有什麼財產,本質上是社區共識。沒有什麼絕對的私有。」

DeFi100 Discord

這種議案連提都不該提,但是事實是不但提了,它還通過了。

誠如羅伯斯比爾所言:「恐怖是民主原則的結果。」